記者 李寒露 實習攝影 王歡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的味道。”這是電影《阿甘正傳》的一句話。
  王明龍的經歷印證了這句話,這個曾經被醫生診斷患有強直性脊柱炎而“一輩子只能坐輪椅”的人,患病後和阿甘一樣不停地奔跑,最後,他跑贏了命運的安排,成為戶外達人,用他的話說就是“我如果服輸,早就死了”。
  被醫生“判無期”後曾想過自殺
  前天晚上,記者在大學城熙街一家戶外用品超市門前見到王明龍。
  王明龍26歲,個子不高,約1.58米,因為腰部向前傾,他整個上身都有些佝僂。很難想到,他是個戶外運動高手,還身兼雪線戶外俱樂部創始人、中國登山協會戶外領隊等多重身份。
  這一切得感謝11年前上帝給的一次不公待遇。王明龍從小體弱多病,13歲那年,他的髖關節和脊椎經常疼痛。因為家境不好,一家人並沒重視,只在鎮上診所拿些止痛藥。直到15歲,疼痛加劇,王明龍到重醫附一院和西南醫院檢查後,得到了一個令全家人都無法接受的診斷結果:強直性脊柱炎。
  “不用治了,全世界都治不好這個病,你只有等到坐輪椅。”醫生下“判決書”後,王明龍抱著母親大哭一場。
  每天,他都要忍受鑽心的痛楚,痛到極致時,“好像有人要折斷你的脊柱,比一般的骨折痛多了。”身體和心靈雙重摺磨讓他曾產生過自殺的念頭,又不忍留下父母受煎熬。
  1年後,他比同班體訓生跑得更快
  患病後,王明龍曾註射過一種進口藥,能大大緩解疼痛,但高昂費用讓他不得不放棄。醫生曾經建議,適量運動可延遲癱瘓時間,王明龍便倔強地假設,如果天天跑步,他就不會癱瘓了。
  於是,他加入了體訓隊,剛加入時,很多同學笑他。在一張合照上,1米4幾、80多斤的王明龍比身邊體訓隊的同學矮了一大截。
  “當時只有‘野人’和我說話。”追憶起好兄弟,王明龍語氣變得低緩,“他騎摩托車出意外死了。”有“野人”幫忙,王明龍漸漸被隊員接納。只是每跑一步,就像跳舞的美人魚一樣,要承受切膚之痛。
  1年後,王明龍初中畢業,成為隊里跑得最快的人。堅持跑步4年後,他比大部分正常人都跑得快,儘管仍需每天吃藥,“但我已經沒把自己當病人了。”
  四年前遇女神,“其實他很孩子氣”
  王明龍對妻子是一見鐘情。4年前,他的妻子小徐還在永川念大學,經常看到王明龍開著麵包車去賣電腦耗材,一天能賣一萬多,“很能幹,就是背很駝,第一印象不太好。”小徐坦言,自己是被他慢慢感動的。
  2012年,王明龍在電話里說要去永川看她,原以為是玩笑,沒想到1個多小時以後,小徐真的看到了那輛麵包車,在宿舍樓下,小徐被一大束玫瑰花徹底征服。
  “他在別人面前一直很堅強成熟,其實也有脆弱的時候,像個小孩。”徐小姐說,丈夫很孝順父母,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偶爾疼痛難忍或因工作發火時,她總是在一旁默默陪著。“我曉得他痛,他累。”
  妻子說,從個人健康角度看,丈夫不適合做戶外,“但他喜歡我就會支持。現在娃兒才幾個月,就曉得手腳亂蹬學他爸爸騎自行車。”
  “我只是比平常人能忍,痛苦最終會消退”
  2008年,他拿到重慶自行車環城賽第一名;2009年,又拿下國際奧委會中國百城自行車重慶賽區冠軍;2013年,考取中國登山協會領隊證書;2014年,登頂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
  最近,他還成為中國登山協會中級培訓班在全國範圍內評選出的幾十名優秀學員中的一員。多年後,王明龍因為腎結石住院,醫生得知他的病史後連連稱奇,“他說我居然沒癱瘓,到底怎麼做到的。”
  王明龍說,自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我認準了的事就一定要做好,我要活下去,就一定要比別人活得更好。”比如17歲時,他耗時35天騎行到海南,裝備只有一輛200多元的自行車。“我當時就在想,以後我也要有朋友那樣幾千塊的自行車和頭盔。”多年後,王明龍買了一輛8萬多的自行車,還創辦了大學城最早一批也是最專業的雪線戶外俱樂部。
  聊了1小時後,王明龍挪了挪腰,“其實一直都在痛,不過痛了這麼多年,也習慣了。”最近,因為忙著做高校戶外挑戰賽勇者講堂,王明龍每天晚上12點睡,早上6點起來,腰疼隨之加重,“我這個病睡晚了,第二天早上起來像機器人一樣,全身都僵痛。”
  在大學城戶外運動圈裡,加入他俱樂部的學生都“挺敬佩他的”。面對這些贊譽,王明龍自認只是比平常人能忍。他很喜歡一句話:痛苦可能會持續一分鐘,或一小時,或一天,或一年,但最終會消退,被其他的東西取代。但如果我選擇放棄,那麼痛苦就會持續到永遠。
  (原標題:重慶“阿甘”)
創作者介紹

謝安琪

nm54nmil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